Placeholder image

通遼市首屆親情·端午詩會 原創誦讀作品欣賞

2018-06-27 來源:

端午,一個千年 情思的名詞

□齊海艷

端午還早

你千年的情思

已經沉浸在我們的心靈

各式各樣的活動,在全國

已經泛起層層疊疊的浪潮

你緩緩地又一次從時光里走來

掀起了一個季節的光芒

從你的詩行里

舉起了一個民族的脊梁

你的名字

成為了一個風雨不倒的靈魂

艾草,菖蒲

雞蛋,鴨蛋

紅棗,紅豆

粽子,雄黃酒

熟悉的味道

提前在街頭飄蕩

和著你的《楚辭》《離騷》

和著你的警世詩語

一塊充實著我們的胸腔

任歲月更迭,你的內涵

卻一次次更加豐滿

端午,一個千年情思的名詞

早已刻畫在中華民族的史詩里

永遠傳唱


我沉默如父

□趙文

除布日古德山腳崎嶇不平的路

刮腳脖澀澀生疼的芨芨草

鮮紅如血的殘陽

誰會知道

炎炎烈日下

父親推著斷了鏈條的摩托車

我跟在身后

走了整整一下午

一路上

父親未說一句話

簡單的關心都沒有

到村邊只說一句

快到家了

頭也沒回

父親的沉默占滿我的童年

還記得那個漫長的寒夜

我嚷著再也不去上學了

父親用力抽我一巴掌

可要收回的手卻在半空里停住

我賭氣甩門而出

游蕩在臺球廳、游戲廳、錄像廳

當我踏著清晨的白雪走近家門

高大的父親像一棵白楊樹

挺立在門口

父親未說一句話

我第一次感覺到

父親的沉默如此深沉

我大學畢業后

父親說

你做什么我都支持

我說想做這個

父親說行

我說想做那個

父親說行 ……

父親的沉默

包容了我幾年的放任自流

從年輕時便愛喝酒的父親

不愛熱鬧

酒像一條孤獨的河流

載著父親幾十年的榮辱

偶爾

父親也會勸我喝酒

那是父親真的孤獨了

酒后的父親

話漸漸多了起來

說著他的童年、少年、青年、壯年

還有老年

而我變得沉默了

亦如當年的父親


坐在老屋的矮墻上

□齊潤艷

準備將玉米面大餅貼在大鐵鍋上

如今 我們都已長大

父親在最艱難的日子里撐起整個家

在最應該享受幸福的時候卻離開

母親隨我們進了城

無數次在夢里出現的兒時場景

都有老屋的影子

而此時的老屋 就像一位老者

滿目瘡痍的滄桑外表下

有一顆充盈豐富的心

那里滿是故事 滿是回憶

還有對曾經和現在的見證

坐在老屋的矮墻上

久久不愿離去

還想讓思緒再蔓延一會

憶一段清苦的往昔

記憶里父親的影子

暖一段歲月里的流年

重溫兒時的點點滴滴

看見老屋的第一眼

有濃重的凄涼之感

那破敗的土墻 凌亂的院落

和搖搖欲墜的屋頂

當靠近 觸摸這黃土堆成的建筑時

親切感油然而生

思緒 被記憶牽扯

似曾相識的場景  熟悉的泥土味

腦海里突然浮現父親的影子

肩挑泥桶 手握泥鏟

一鏟一鏟的將黃泥巴抹在墻上  屋頂上

院子里 姐妹幾個擠在一張桌子上寫作業

大姐兼任保姆和老師

照顧和看管著我們

母親在土灶前生火


黑土地的情人

□于洪偉

蕩滌記憶的牛哞聲里

你的背影

被一縷斜暉拉長

那是夕陽在撫摸山的脊梁

當我以滾燙的文字

犁開歲月時

便有父愛和著泥土的芬芳

汩汩流淌

季節略顯倏晃

古銅色泛起縠紋

你從一座山的高度上

矮進麥香

黑土地內心如此細膩

而她的情人粗獷

很輕易地就把一袋煙

吞吐成無邊的飽滿

如同那些麥粒兒的思想

雜草一貫囂張

烈日不停地制造著汗滴

六月順流而下

仿佛有一些慈祥的標點

深深地

沒入了我的詩行


父親的印象

□包伶俐

回憶父親的點點滴滴

印象中全是田地里勞作的身姿

總是戴著草帽彎著腰

好像未曾站直過身體

有時

真的分不清楚

父親和成熟的一棵谷子

風里雨里,同禾苗一起

牢牢地抓住土地

流淌的汗水和輕輕的嘆息

匯集成父親的一本詩集

一首,一首,如青草拱破豐滿的地皮

如今,回望父親的田地

望斷遙遠的天際

父親辛勤勞作的漣漪

滋潤了我靈魂中的一種執著

培植了我一生無法更改的堅毅


父親 犁杖

□李明華

當第一聲春雷咋響

第一場透雨浸濕土壤

父親就搬出那副躬腰的犁杖

看看老黃牛慢條斯理地嚼著細草、豆糧

土地 沙梁

父親一手扶著犁杖

一手輕輕地把皮鞭搖響

犁杖劃開大地的胸膛

種子撒向不斷延長的壟行

那是莊戶人家播撒的希望

父親 犁杖

年復一年,耕耘著生活的滄桑

直到挺拔的脊梁

彎成了躬耕的犁杖

還不忘叮囑遠方的兒女:你們都忙

我有低保,有老軍人補助

不用擔心,我的生活會有保障

后來老父親臥病在床

他對兒女們講

我扶過犁,扛過槍

改革開放

照樣耕種,致富奔小康

這輩子,我就是一個兵

能做一名合格的黨員

就沒白活一場

如今,犁杖掛在墻上

父親一遍遍地凝望

用月光把生銹的故事擦亮

它犁開了我的夢

讓淚水縱橫跌宕


父親

□孟麗英

站在春天的土地上

我想起冬天里的父親

頭頂雪花

腳踏積雪

肩挑重擔的父親

一雙粗糙長滿老繭的手

一把破舊沉重的鎬頭

日復一日

父親在那片貧瘠的土地上刨食

父親總是那么

總是那么的任勞任怨

像一頭老牛

承載著生活的重負

父親也有一個夢

父親也有一個偉大的理想

那就是

春,有播種

秋,有收成

可是啊

在我的記憶里

父親永遠行走在冬天

漫長沒有盡頭的冬天

冬天里永遠有下不完的雪

厚厚的積雪

封了父親出行的路口

房門口

大門口

還有村頭那個井口

一副扁擔壓彎了父親的腰

風雪中的父親就那么走著

也許,他看不清前方的路

也許,他本不想看清前方的路

父親的雙眼只想看著

看著他腳下的土地

那片他深深摯愛的土地

日復一日

年復一年

父親守護著

守護著他的土地

用他的生命

用他那還沒有走完

就戛然而止的生命

告別了一場冬天里的……雪


父愛是我最重的思量

□都靜

今天是父親節

清晨的第一縷陽光

把我從睡夢中叫醒

我拿起手機打給遠方的父親

祝愿父親幸福安康

此刻,我的思緒依然停留在

童年幸福的遐想

是父親用寬廣的脊梁

撐起我人生的一片天

教會我如何放飛夢想

父親的愛

不因季節更替歲月更迭

而缺失情感的褒獎

父親用有力的雙手

為我撫平人生路上的創傷

父親的愛

不附帶任何條件

父親 是給我動力的風帆

父親 是給我倚靠的臂膀

他用慈祥與關愛

照亮我心靈中那段最灰暗的時光

讓我 即使在最陰霾的雨季

也能找到希望的光芒

父親的愛和母愛一樣 無私 寬廣

讓我在受委屈時

尋求庇護和溫暖的避風港

父親歷盡滄桑

為我將風雨遮擋

給我奮發向上的力量

父親啊,是您的付出與培養

給了我 高傲飛翔的翅膀

歲月!不要用無情的風霜

把皺紋刻在父親的臉上

我要陪父親一起去看最美的夕陽

父親啊,您可知道

您是我今生最美的思量

您是我今生最重的思量


興源寺外我和父親的照片

□高堅

興源寺外是去年我和父親的照片

今年父親在天國遙望著我

我看照片里的父親懷念

父親騎最快的馬奔向我的夢

我無奈地看著他隱逝

興源寺外是一個人的我

在月光下癡癡地探問風

一個今世不能續寫的緣份

我知道風作著長長的旅行

遠方一定有一個溫暖的驛站

能傳遞我們來世今生的祝愿

興源寺外是去年我和父親的照片

我們父子握著手長談

都想把這輩子的話說完

父親說來日不多

我知道他來日不多

卻說來日方長

興源寺里人們在向佛求著什么

我知道父親是一個稱職的父親

父親知道我是一個孝心的兒子


父親的村莊

□羅莎

一截土墻,一個村莊

一半兒是母親和五兒三女,一半兒是村外那頃地

回到光陰的座椅,我又聽見莊稼拔節的聲音;煙火蹲在地頭,嗞嗞——閃動的聲音

那一刻,雞鳴犬吠,牛守在田邊,黝黑汗流浹背,一縷輕煙飄往村莊的方向

骨頭的汗水味兒,高過谷垛,情深

結繭的雙手,脊梁微駝。正午的田野明亮,安靜

莊稼正長著,一茬一茬,一季又一季延伸。俗世的糧食,仍然喜歡河渠里的蛙鳴

那條田間小路踩著四季,走過村莊田埂、蛙聲、蟲鳴

胡子和田野上那些草,一鐮一鐮打包,一叉一叉上垛,一捆兒一捆兒飽滿生活

草和玉米說笑。根扎進土里,不以正在成長的莊稼驚擾我們

谷穗結籽時,聽到狗叫聲就會停止,直到狗叫聲消失

再長一片葉子,再一粒一粒結籽

秋天,掰苞米時才發現,有的缺一排粒籽,有的缺幾排,還有的缺半截

空白,像是曾經遺忘的故事。吹響一片葉子,搖落一穗谷。滿地金黃,滿地光陰

在一片葉子下生活,麻繩修補磨漏的歲月

戴著老花鏡,一絲不茍,小心翼翼分撿糧食

把谷子和秕子分開;把日子和苦樂分開

在莊稼拔節的喧鬧中,在綠色包裹中

那棵葡萄樹堅定慈祥,以仰望的姿勢

如果,數年以后我原路返回

依賴那捧黃土,依然選擇那個村莊

一半兒繁衍生息

一半兒把生活點亮


阿爸的愛

□左秀杰

阿爸的愛是布滿天空的云霞

裁一塊兒白云做紗

剪一縷月光做麻

織成巨網打撈遺失在春天里的童話

阿爸的愛在童話里萌芽

兒時的氈房是草原深處的一幅畫

阿爸的脊梁是抵擋風雨的山崖

縱使驚濤駭浪也沖不垮

阿爸的愛伴我走過春秋冬夏

有阿爸的天空就不會塌

往事如粒粒珍珠在時光里播撒

我是草原上最幸福的娃娃

一天我和阿爸去牧馬

突現一只惡狼齜著長牙

我被這突現的情景嚇傻

阿爸鎮靜地脫下外卦點做火把

揮舞蒙古刀與惡狼拼力廝殺

他把刺進狼腹的短刀用力一劃

狼倒下,阿爸也倒下

阿爸的血染紅了晚霞

循聲趕來的牧民扶起了阿爸

阿爸血肉模糊嚇得我淚水嘩嘩

可他卻撫摸著我的頭笑著說孩子不怕

一個月后阿爸又騎上了駿馬

只是身上多了許多傷疤

在阿爸的庇護下我慢慢長大

阿爸說牧民的孩子就是追風的馬

于是我背起行囊遠走天涯

熱騰騰的手扒肉潔白的哈達

無數次把我帶回夢中的家

充實的我終于回到家

清冷的蒙古包里只有老阿爸

阿爸的脊梁已不再挺拔

他抓住我的手不說一句話

含著淚花的雙眼寫滿牽掛

風雨打濕了年華

光陰打包了酸甜苦辣

我把自己開成了一朵云花

從海角飄到天涯

這回我要在阿爸身旁把根扎


  責任編輯:蘇倫高娃



新聞熱線:0475-8218711 8218681

廣告招商:0475-8218963 8218681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歡迎關注中國通遼網官方微博微信

竭盡全力為您呈現最新鮮、最本土的新聞熱點,同時隨時接受百姓提供的各類新聞線索、互動留言,搭建起交流互動的橋梁。

中國通遼網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 tongliaowang.com


11选5在线缩水